我和大师妹的一腿之缘

说是大师妹,其实比我小两岁,只是因为个头高,一米七八,进组的时候,大家都叫大师妹。

第一次外场实验的时候,大夏天真是苦死了,大师妹扛器材比我们男生还给力,一手一个箱子。中午大家吃盒饭,我的促狭舍友说我信佛教不吃肉,然后大师妹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就把我的鸡腿夹走了。。。其实我只是有个先吃素菜后吃荤菜的习惯而已。。。大家轰然大笑,说师妹该以身相许,报答鸡腿之恩。。

有了这一腿之缘,大家就不那么生分了。那个夏天,每次吃饭的时候,大家都开玩笑问师妹报恩了没有,然后师妹就把我的鸡腿夹走了,哈哈哈,好欢乐。

一期工作完成后,上面一届的师兄们毕业走了,实验室基本靠我和师妹撑着场子,当然也有其他师弟师妹,但是大师妹真是聪明又勤奋,很多事我想到的时候她已经开始着手了,让我轻松了许多。

后来有一次,我们俩连着做了两个通宵的实验,我太累了,脑子太糊涂数据没保存。。。大师妹气死了,一拳揍在我左肩胛上,我当时就被打倒了,左臂完全抬不起来。大师妹没办法,不过还是一个人又熬了两个通宵把数据做出来了。那一周,我就躺在宿舍养伤,然后饭点的时候去实验室吃师妹打的饭,有鸡腿。

打那之后,我们之间就有点暧昧,可惜我很快就要毕业了,师妹因为很优秀,老板推荐了留学,而我家里也已经安排好了工作,只能是各奔东西了。

散伙的时候,我单独请师妹吃饭。我感慨的说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,然后师妹接了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。。。

十多年过去了,大师妹出国、回国、嫁人了,我也结婚、生娃,转身两茫茫。

年前,大师妹来我大内斗省开学术会议,多年未见,平底鞋变成了高跟鞋,卫衣变成了大衣,娇嫩容颜变成了风姿卓越,成熟而知性。

吃饭的时候,我特地点了道香辣鸡腿。大师妹笑了笑,然后把鸡腿夹给了我。

发表在 Uncategorized | 一条评论